家教中心-家教網-家教資訊-清華海城家教網家教中心-家教網-家教資訊-清華海城家教網

家教中心-家教網-家教資訊-清華海城家教網
    http://www.yklfyf.com.cn

2019年,他們為人類拓展知識的疆界

  2019年,他們為人類拓展知識的疆界

  本報記者 張蓋倫

  他們因為科學或科普成果,出現在這份2019年度人物盤點名單中。

  其中,有的已成名多年,有的剛嶄露頭角。其實,能被人看到的成就,不過是多年努力成果的冰山一角。

  我們往往只看到他們在實驗室的一面。但他們每一個人,都有自己的來路和去程。他們有喜怒哀樂,有沒實現的小理想,有小愛好,還有真性情。

  “科學家”這個稱呼,不是一副統一打造的“面具”——那只是他們眾多身份標簽中的一個。如果說有什么共性,那就是,科學家精神貫穿他們工作的始終。

  說白了,他們也是普通人。在自己的主業上,靠著熱愛、堅持、天賦、勤奮和信念做出了成績。

  當然,還有更多可愛的科技工作者,用自己的方式,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人類拓展知識的疆界。

  高星: 為人類補全自己的歷史

 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高星說,自己其實是“誤入了這一行”。

  當年,他的職業理想是當作家和記者,但高考后被錄入了北京大學歷史系,專業還是頗為冷門的“考古”。

  雖然沒實現文學夢,但高星在考古專業,依然是成績優異的學生。他專注于破譯舊石器時代的“無字史”,想知道在漫長的演化史中,人類究竟如何生活。

  本科畢業后,他進入中科院,為了學到最先進的考古理念,高星又赴美國做訪問學者,后用6年拿下人類學博士學位。

  在考古領域耕耘30余年,其團隊早已成果累累。他們研究北京人、許昌人、青藏高原上的古人類……2019年,高星團隊解開了“人類何時登上青藏高原”這一謎題。該課題組自2011年以來8上青藏高原,找到了具有原生地層的舊石器時代遺址,并分析出這一時間大約是4萬年前到3萬年前。

  對考古學者來說,外出考察,不是游山玩水,而是跋山涉水。有時所到之處,人跡罕至。替那些不可能再說話的古人類說話,為人類補全自己的歷史,為舊石器研究培養更多的新生力量,這是高星的夢想。

  劉琬璐:

  憑實力成浙大最年輕研究員

  27歲,浙江大學博士生導師、最年輕研究員。

  一時間,這個標簽讓90后姑娘劉琬璐成了公眾關注的焦點。

  劉琬璐應該就是傳說中“別人家的孩子”。她2013年從浙江大學畢業,6年后歸來,變身為導師,帶起了比自己小三四歲的博士生,并且有了自己的實驗室,組建了自己的團隊。

  在美國讀博期間,她在《科學》《細胞》等高水平期刊發表20余篇論文,論文被引用量達500余次。

  劉琬璐研究表觀遺傳學,科研是讓她“止不住想念到失眠的對象”。而與生物學結緣,也和劉琬璐的人生經歷有關——2008年,她即將高考,家鄉四川遭遇大地震。地震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軌跡——“當年我的很多同學都選擇了學醫或是學建筑”。

  其實,劉琬璐能一回校就成為博導,也與很多學校進行的教師聘用制度改革有關。國內高校與國際接軌,采用預聘—長聘制。年輕人有了更多空間,能更早地獨當一面,但也肩負起了更大的責任。

  王元卓:

  是科學家奶爸也是靈魂畫手

  很多人都以為,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王元卓是研究天體物理的。2019年春節,他因為手繪《流浪地球》科普圖走紅。幾張淺顯易懂的科普畫,被《流浪地球》導演郭帆親自“翻牌”點贊。

  但畫圖的初衷很簡單——和普通家長一樣,王元卓想讓大女兒寫一篇《流浪地球》的觀后感,但女兒說電影沒太看懂。于是王元卓親自動手,給女兒畫圖講解,還出了4道“課后思考題”。

  對王元卓來講,手繪是一種習慣性的表達方式。他曾用100多頁的手繪,記錄全家人的美好生活。

  這是一個科學家的理性,也是一個父親的感性。王元卓用自己擅長的方式,在忙碌的科研工作之余,陪伴孩子。

  而一個父親的手繪圖能夠迅速走紅,也是因為公眾對優質的科普內容,其實有著強烈的需求。

  王元卓的畫有鮮明對象感,兼具趣味性和科學性,還能考慮到孩子的年齡和知識層次。那些沒有能力或條件為孩子手繪的父母,其實在點贊王元卓的同時,大概也希望能找到更多鮮活的方式,讓孩子對科學產生更多的好奇。

  吳偉仁:

  和“天”打交道的平淡人

  2019年11月,英國皇家航空學會將2019年度全球唯一的團隊金獎頒給了嫦娥四號任務團隊。

  代表團隊領獎的,是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探月工程總設計師吳偉仁。

亿客隆彩票
家家教 ,國家教育考試管理規定 ,怎么在家教孩子英語 ,發展中國家教育的主要問題 ,國家教育投入數據